中國街友用手機支付乞討 現在紅到英國去了!

在深圳用二維碼乞討的王大爺。 (視頻截圖)
分享

「每一次技術變革也帶來就業變革,連街頭乞丐也都用二維碼(QR code)乞討。」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如此說。英國泰晤士報網站近日也報導,山東濟南的一名乞討者胸前掛著二維碼的照片出現在社交網路上,讓人嘖嘖稱奇。

報導稱,此人是濟南ok忠訓國際市多名接受非現金支付的乞討者之一。據稱他患有精神疾病,二維碼是他家裡人給他做的。

其實乞丐利用二維碼行乞不是新鮮事,今年1月底,深圳有位依靠乞討為生的王大爺早就這麼做了。他花了人民幣500元買了一部手機,列印出微信支付的二維碼,並貼在用來乞討的水杯上,讓沒現鈔的市民掃碼付款、方便給錢。很多民眾特別是年輕人也許並不想給錢,但看著新鮮,紛紛掏出手機。王大爺就說了,如果每天從上午11時起,一直「工作」至第二天凌晨2時,可以約有人民幣70至80元收入。

馬雲:行乞都用支付寶了 你還在抵制互聯網

中國7億網民中多達60%都用手機進行支付,他們使用騰訊所有的微信,或者阿里巴巴的支付寶。微信用戶可以使用手機號註冊,然後接受支付,收到的錢款可以轉到相連的銀行卡或者直接用手機消費。

重慶晚報報導,近日在河南鄭州召開的2017中國綠公司年會上,馬雲在講到新金融和移動支付話題時,特別提到一個「段子」:西湖邊上有個乞丐,面前放的不是缽不是碗,而是二維碼。他說,縱觀全球,目前只有中國把互聯網視為虛擬經濟,並且把實體與虛擬完全對立,實際上,兩者不應該屬對立關係,兩者的完美結合才是未來。「連西湖邊的乞丐都用支付寶乞討了,你想想你抵制有什麼用?」

有網友說,「以後遇上乞丐要是說沒零錢,可能就會請你刷QR碼,你總不會沒帶手機吧!」「連乞討者都與時俱進,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。」但有網友說,「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他,他有能力工作,也有能力走動,更不要說用智能手機了。」

「掃碼行乞」 價值觀翻轉?

最近有網友爆出,在濟南王府池子附近,一名乞討人員拿著一個筐子,上面一張二維碼照片亮了,網友驚呼,現在乞討人員都信息化,可以用微信支付了,簡直太可不思議了。據周邊居民反映,更有甚者,還有帶著POS機(刷卡機)來乞討的。

濟南都市頻道報導,如今已是智能手機時代,有資料顯示,2016年,中國手機的普及率每百人超96部。「二維碼乞丐」的出現,是搭上了「互聯網+」的順風車,公眾對於支付方式的升級本無可厚非,但一張二維碼甚至一台POS機背後潛在的智能手機、合法收銀機構等高昂的「行乞成本」是否意味著乞討行為本身成為一種騙局,卻為大多數公眾所不容。

據報導,從過往經驗來看,行乞者中的確存在很多身體健全的職業乞丐,通過各種高超ok忠訓的化裝技巧、表演功底,偽裝成肢殘人士來博取同情。他們一些糾纏行人、強行乞討的行為,更是對公眾自由的嚴重侵犯。相比妨礙城市形象,此類行為的更大危害在於對不勞而獲價值觀的推崇。

為此,希望政府和社會通過認真排查,加大對生活真正陷入困境者的救濟力度;但是對於那些有勞動能力,卻企圖不勞而獲的人,則應該繼續加強整頓和規範,對於野蠻行乞者更應予以必要的懲戒。

二維碼和POS機已經讓行乞與行善悄然變味,但更重要的是,不能讓「富乞丐」堵死了真正需要幫助的弱勢群體的最後求生空間。

圖為在西湖邊用二維碼乞討的乞丐。(取材自快科技)
分享

AF3C9B37E0B0A7FC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